韩岳官网-《环球赛道400天》


《环球赛道终结》

时间过得很快,从2014年底到现在400天已经过去了,我的《环球赛道400天》旅程也是时候告一段落了。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一共完成了八部纪录片,它们分别是:追随2015Dakar拉力赛的《致未完成的达喀尔》;讲述2015WRC墨西哥站的《一场游戏一场WRC》;探访已故巴西车神塞纳家乡的《致永远的塞纳》;回顾首次完成穿越南美的《非凡南美》;介绍2015红牛肥皂盒车大赛的《疯狂的盒子》和2015FD漂移赛加拿大站的《反打》;记录2015DTM德国收官站的《缠斗DTM》;体验英国曼岛Classic TT 古典摩托车赛的《曼岛极乐世界》。


行程从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始,单车穿越完成了南美大陆13个国家和中美大陆7个国家,抵达墨西哥后前往古巴,在这个红色的社会主义国家我想以’CHE’ 作为结束,这个’CHE’你可以理解为车,也可以理解为’切’。是的’切. 格瓦拉’的’切’。


我想稍许了解一些格瓦拉的朋友都会知道他曾休学一年和好友骑着一台摩托车游历南美,或者你看过《摩托日记》那部电影,就是这次旅行让他深刻的体会美洲人民的苦难和有了清晰的世界观,而重返阿根廷后不久就开始了他的革命人生直到古巴革命成功。确实,旅行是可以让人改变很多想法和坚定信心的方式,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而并非起点终点巧合。


说到古巴,让人们最深的印象恐怕就是老爷车了,我也是抱着百般憧憬来欣赏和品味的,凭我从哈瓦那到关塔那摩这一路横穿古巴来回的所见,美式老爷车、前苏联老车、中国产近代车和其他各国车的占有比例大约是5、1、2、2。 也就是说无论在城市公路还是乡间小道还是可以随时随地看见很多美式老爷车,而这些美式老爷车的用途多为出租车,少为私家车,外观基本靓丽,内芯基本破败。严格来讲这些美式老爷车已经称不上是经典老爷车,多年的对美经济贸易限制导致这些老家伙得不到原有配件修复,古巴人民只能依靠勤劳的双手和智慧的大脑以及能用到的一切零件让这些老家伙能苟延残喘。在古巴的大街小巷你看到的这些车其实就是古巴历史和政治的缩影,偶尔恍惚会感觉置身于五十年代的电影中。


但同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司机却远比大洋彼岸的另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我们要规矩许多,他们是美洲大陆唯一一面社会主义旗帜,但无论是否红色却与其他各国一样遵循着那些车德,懂得尊重和礼让,我真心觉得我不该用这400天时间去做那些赛车题材的纪录片,而是应该拍摄出美洲各国真实的公路交通,我们每天都生活在一个连车都不会正常驾驶的社会何谈什么更深层面的赛车驾驭。而我们已经习惯了被我们自己所造成的困境所压迫,无力也不愿去改变,直至垂死在车流中,是的,我们每天听到的每一声喇叭都是一个刚死的身体压倒在方向盘上的哀嚎。


不想就这样死去?其实简单到不去按那一声喇叭、不去晃那一次大灯、不去闯那一次红灯、不去霸占那一次应急车道,仅仅是让我们认为可以自由的双手双脚停止肆意挥动或通过大脑再行动。我们所做的一切只需要遵循一个法则,那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会让自己心里更踏实、会给予他人更多方便和安全。这些道理并不需要上更多的课、罚更多的款或是几代人的传承,他可以在一夜之间让我们的世界变化得翻天覆地,让别人不讨厌我们和让我们自己更爱自己的祖国,而不仅仅是羡慕他国唾弃自我。


最后借切格瓦拉的一句名言送给大家:“无祖国、毋宁死”  希望大家爱自己的祖国,也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变和呵护自己的祖国。



韩岳 2016年4月于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