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岳官网-《环球赛道400天》


环球赛道400天纪录片《曼岛极乐世界》

在环球赛道400天的旅程中,探访了许多国家的著名赛道和赛事,以及追寻那些刻在车迷心中的赛车手,这次去的地方对于摩托车迷来说是无比向往的,好似朝圣,这也是400天旅程中唯一要探访举办摩托车赛事的地方:曼岛


曼岛(英語:Isle of Man  是英格兰与爱尔兰之间的海上岛屿, 它处于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爱尔兰共和国的中心位置,是英国的皇家属地,首府为道格拉斯Douglas


在摩托赛事中最重要的三大赛事就是世界摩托车锦标赛 MOTO GP、世界超级摩托车锦标赛WSBK、以及曼岛TT ( ISLE of Man Tourist Trophy )


曼岛TT赛道是当之无愧的全球第一危险赛道,这里的比赛称得上是全世界最拼命、最壮观的比赛,赛车平均时速200km/h以上,最高车速超330km/h。虽然至今已有超过250人在比赛中车祸身亡,但依然吸引着世界最优秀的摩托勇士,前赴后继博命厮杀


曼岛最初的赛车历史起源于1904年,当时限制仅是汽车比赛,首届曼岛TT摩托车赛从1907年5月28日举办,1915年因第一次世界大战而暂停,1920年复赛。1940年由于二战,曼岛TT又一次中断,1947年比赛再次回到曼岛。


曼岛这条全世界最长的赛道是一条37.73英里(60.7公里)长的公路, 从首府道格拉斯出发一路向北环绕再回到起点, 共有226个弯角,从平原到山地,道路高地起伏。穿过树林和城镇以及无人郊外,然而最危险的不仅如此,所有弯角几乎没有缓冲区,很多警示红白标线就画在坚硬的转角岩石上、不容车手有半点闪失,也许因此大家都称曼岛为男人的岛。


对于我来说曼岛是陌生和恐怖的,去之前仅仅浏览影像资料就心生敬畏,所以萌生一个念头就是要在曼岛做一回“真正的”骑士,用身体去感受。


曼岛赛事其实每年有两次,一个是每年六月举办的TT赛事,另一个就是我这次探访的每年八月举办的CLASSIC TT古典摩托赛事,参加8月的赛事也是为了能欣赏更多的经典老车而不仅仅为了速度。为了这次的曼岛之行几个月前从美国拍得一台1953年的BMW R51/3,而把这台老家伙运往曼岛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原本有充裕的船期办理各种跨境手续到最后时间紧迫改成空运,在比赛开始前几天才运抵英国。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去参加一个英国的传统摩托车赛事不用英国老牌的凯旋、诺顿、BSA等等却要用一台德国的BMW?原因来自两方面,一方面原因是我本身就是个BMW古典摩托的脑残粉,一直钟爱的一款摩托BMW RS 255 Kompressor曾在76年前的1939年,由德国传奇车手Georg Meie驾驶获得曼岛TT的冠军,他也是历史上第一位获得曼岛TT冠军的非英国外籍人士。



1910年出生的Georg Meier 1937年开始跟随BMW team参加各项国际赛事

1939年当时的队友主力车手练习时摔车身亡,替补而上的他却在曼岛获得冠军名留青史。之后在瑞典GP比赛摔车受伤的他因养伤而侥幸不必参加刚爆发的二战,战后他获得六次GP冠军后隐退经营BMW摩托车生意。1989年,时年79岁的Georg还再度骑上当年的BMW RS 255 Kompressor在曼岛庆祝他获胜50周年。当然了这款神车也因有如此殊荣在之后的拍卖能卖到近50万美元


第二方面我想大家都会听说过一个叫盖.马丁的人,这个有着金刚狼面容、说话奇快的汽车机修技师,是不折不扣的曼岛传奇车手,曾有部叫做《触摸极限》的低调获奖纪录片对他有高调的介绍,但他从未获得过曼岛比赛的冠军,而就在今年他决定退役的2015年驾驶BMW S1000RR终于获得了梦寐以求也是名副其实的冠军。


所以,有这两个理由就足够了,骑一台BMW在曼岛,回忆过往、欢庆现在,还有什么比这更开心的事呢。


话说回我这台BMW R51/3,这台车的引擎是二战后BMW的首个全新设计,这台水平对置双缸四冲程顶置气门风冷引擎的排量是494CC,5800转时峰值功率24马力,车架还是源自1938年第一代安装后悬挂的BMW车型,四速变速箱。

这台车的翻新工作是在美国的一间BMW摩托车俱乐部进行的,整个翻新过程刚刚结束就被运到了英国,所以磨合工作也需要在英国完成。由于船运时间不够改成了空运,迫于空中运输的严格规定必需把车内所有油料清空,车到英国重新加注所有油料和防磨添加剂并调试。一切准备就绪在最后加注燃油时发现化油器一直在漏油,切断油路检查化油器发现油针不回位,也就是油浮子无法把油针顶起导致油管供油不停止。拆下油浮子摇晃里面注入了不少汽油,难怪无法浮起,仔细检查才发现铜油浮子上面的细微裂痕导致汽油注入。由于裂纹过于细小所以只能用纸巾将汽油慢慢吸出再用焊锡小心焊住裂纹并耐心打磨,因为一旦油浮子加上焊锡过重还是会无法浮起。做好了这一切止住了漏油,接通电路,轻轻一脚就把车踹着了,水平对置双缸拳击手发动机就这样开始打起拳来,沉稳有力。


由于去曼岛的时间紧迫来不及办理在英国的上路许可所以就临时买了三样能让这台老家伙去曼岛的组合工具:一台1993年的BMW E30旅行车、一套E30接电拖车系统(TOWBAR)、一台可拆装旅行拖车。E30旅行车在英国好友James的帮助下一天就完成了过户以及保险手续,接电拖车系统从英国网站上直接可以订到E30标配的,所以仅用了半天就完成了完美嫁接在E30上面,而可拆装拖车经过两三次练习已经可以达到拆卸或安装只需要5分钟时间,并且可以轻松放进E30旅行车里。练习迅速拆卸的原因其实很可笑,因为去曼岛的船票早在一年前就被英国人差不多定光了,我能买到的票都是汽车、摩托车、乘客分开的,汽车带拖车的票已售罄,所以我必须在上船前迅速拆解拖车放进E30旅行车,让汽车和摩托车分别上船,下船时再迅速组合,这看起来很折腾,但去曼岛的路上这么折腾一下还挺有乐趣的,这种组合在英国的路上也还是比较养眼的。


我所想象的曼岛一切美妙以为从登上这个岛才会开始,但其实从上船的那一刻已经开始,摩托大军有序的登船,各自的装扮为了自己坚守的品牌和个性,但共通的是对摩托的热爱,聊天喝茶嬉笑直到困倦,夜深趴在桌子、沙发、地板上无拘无束的酣睡,此刻开始有一家人的感觉,或是战友共赴前线的感觉,总之很温馨。


清晨5点多船靠岸,睡眼惺忪下船、组装拖车、把摩托绑好,趁着日出开着E30 带着R51/3先兜一圈曼岛的赛道,不是我太心急,实在是曼岛的赛程安排很紧,每天都会有大块的时间全程封路,不封路的时候又大多是摩友们的放肆骑行时间,所以趁着天蒙蒙亮车少的时候先了解了解赛道,另一方面也真的有点担心这台六十多岁的摩托老爷子会不会半路撂挑子让我完不成骑行曼岛的心愿。


从首府道格拉斯的发车点出发后道路就起伏不断,两侧街道基本都是石砌的围墙,我开始怀疑我走错了赛道,因为很难想象在这样的街区怎能骑出那么快的速度,随着越走越远渐渐离开城镇进入林荫道、广阔的平原、起伏的山地,我渐渐回忆起关于曼岛影片中的那些场景,有些迷幻,沉醉。。。。但随着一台台飞快的摩托从我右侧呼啸而过,吓醒了我,满身的鸡皮疙瘩。


小过了一把瘾把车拖回郊外的住处,这是一间建好没多少年别墅,因为曼岛的所有酒店和营地都被订满了,这是从游客中心很幸运找到的一家外租家庭房,比赛期间能租到这样舒服的房子实属幸运,男男女女混住一大间也就不计较什么了。女主人在给我们做早饭时告诉我们一个消息说昨天练习赛的时候有个车手不幸身亡,她表示很遗憾,但也说这是常事,我定了定神,心里一紧,虽说曼岛伤亡事故是出了名的,但近在身边的消息还是会让我很不舒服。


其实在第二天的傍晚我又听到说有两个摩托车骑行爱好者因为在曼岛狂飙对撞双双身亡,我曾在这些日子问过很多车手、或是生活在曼岛的人们对死亡的看法,他们说也会害怕死亡,但同时会更小心,有的车手在这比赛了很多年拿了很多奖杯都没有出过意外但却在其他地方遇交通意外身亡,谁也不好说自己的归宿到底会在哪里,如果真的意外来临那就是命,但绝不会因为恐惧而放弃自己对摩托赛车的热爱和反对家人、朋友的这份执着。


在曼岛看比赛不像想象中的可以穿行于赛道两侧的草地树林和院墙换不同角度观看,可能是这里的比赛太成熟了,所有的安全隐患点都被工作人员有序的控制住,据说有5百多位义工为每次的曼岛TT服务以保证安全,但说真心话凭我的经验,这些站在赛道边上的观众根本无法躲避呼啸而来的意外,因为那些飞驰而过的摩托你连车身颜色甚至都看不清就一闪而过,留下的就是一阵耳鸣和腮帮子上的赘肉颤动,这种感觉就像你坐在一列动车里正观赏窗外风景,突然对向驶过另一列动车的恐怖。所以更别说车手了,我觉得在他们的比赛空间里只有一条延绵的线,而这条线的两侧都是无法回头的万丈深渊


现在的曼岛比赛发车是每隔十秒一发,裁判扶着车手肩膀,到时间了一拍肩膀车手就全油射出,史料记载早先的比赛跟汽车一样是车手们一起跑步上车集中出发,据说有很多手脚慢的车手被起步速度快车的撞死撞伤,后来就取消了这种群发改为单发,这样的好处是车手无论追上别人还是被追上都有很好的参照,而且漫漫长路整条赛道到处都是骑士,总会有被虐超车的痛感和超车虐人的快感。


在比赛期的唯一休息日我开着我那台无法在英国道路驾驶却可以在曼岛撒花儿的老家伙上路了,这是它的第一次远足,也是我的第一次曼岛骑行,想想都会笑出声来。在整个60.7公里的赛道老家伙刹车失灵调整了两次、供油不畅调整了四次、油门犯卡把右手磨出个大水泡、离合器行程过短调整一次后就好像没什么了,一路顺利的骑下来。很过瘾,很满足,除了没超过一辆车都是被别人超车这事让我不爽以外还都不错。同行的摄影师小二其实才是个真正的摩托车手,早先比过赛后来才改行做摄影师,一路上这台老家伙的很多疑难杂症都是小二解决的,只可惜来曼岛之前扭伤了腿无法圆他曼岛骑行梦。


离开曼岛时候同样要坐那艘轮渡,落日时很多车手聚在船头看落日夕阳,那一刻真的很美,我觉得来曼岛的不是为了比赛,是为了有意思的活着,而爱好摩托车的人远比其他汽车爱好者更容易走近和更友善,因为我们会特别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韩岳  2015年8月于曼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