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岳官网-《环球赛道400天》


环球赛道400天纪录片《致永远的塞纳》

我是一个对F1不感兴趣的人,从上小学时看着那些高大上的同学小朋友们拿着精致的方程式小车模就挺嗤之以鼻的。长大后自己也开上了赛车,仍然对那些浑身沾满泥土的拉力赛车情有独钟,而对F1这类场地赛车并不太感冒,觉得一圈圈的纠结于走线没有滑动实在勾不起我的兴趣。而对于我这个年代的人来说舒马赫仿佛是F1的代名词,但我对他完全没有崇拜、甚至感觉。直到有一天我知道了塞纳这个名字,知道他在我20岁那年离开他挚爱的赛车,知道他在赛场撞车身亡的那刻舒马赫紧跟其后最终获得了那场惨烈赛事的冠军后,我就想好好了解塞纳这个人了。

在看一场F1的时候,如果没有一个资深的解说恐怕你很难知道场上的局势是怎样,甚至哪台赛车里坐的是谁都很难判断,听到的全是刺耳的引擎轰鸣和一闪而过的光影,但直到看过很多塞纳的历史影像后才会对一顶绘有黄绿相间的头盔格外印象深刻,因为这顶黄绿相间的头盔始终在超越,行云流水,那就是塞纳!


为了能邀请到著名的F1赛车主播Robin(龚怀主)来巴西跟我一起探寻塞纳的故乡我也是耗尽了脑容量,在他1994年播报F1实况的第一年就遭遇了塞纳的离世,我想这是吸引他的重点。另外,在巴西找到一台Robin最爱的BMW2002, 让他驰骋于未曾来过的南美大陆也是我的绝杀,总之,老哥被我说动心了,转了三次飞机,飞了整整两天终于从台北到圣保罗跟我汇合了。


关于塞纳的几个数字先让大家了解一下:

1960年3月21日出生

1994年5月1日离世

在赛车生涯中共获得65次杆位、41次分站冠军

以及1988、1990、1991年三届F1世界冠军

他在故乡巴西圣保罗下葬墓地的墓碑编号是0011


此行巴西的目的不是为了验证塞纳在F1赛车历史的丰功伟绩,只是想试图了解赛车和塞纳在巴西人心中的地位,为什么巴西能诞生出那么多的赛车英豪。


坐在防弹轿车里的Robin和我聊着对F1的看法,听着司机讲着圣保罗治安的混乱,在同行摄影师打开车窗想拍一些街道空镜时被司机强行关上了车窗。锁上车窗后司机打开了话匣子,说在巴西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塞纳,因为他是巴西人心中的偶像,他们觉得塞纳是代表巴西人民的,你可以不看足球、可以不了解贝利,你也可以不看赛车,但你不能不知道塞纳。在犯罪率高居不下的巴西贫富差距很大,而出身富裕家庭的塞纳在功成名就后并没有忘记巴西贫苦的孩子们,创办了塞纳基金会用以扶持这些贫困家庭的孩子。


我和Robin在巴西期间去了两个塞纳青年时代成长的卡丁车赛场,一个是位于阿雷格雷港的TARUMA赛道,一个是在塞纳家乡圣保罗的英特拉格斯卡丁车赛道,这两个赛道都是室外卡丁车赛道。TARUMA赛道为了拍摄特意给我们留出整个一下午,包场费出乎意料的便宜,赛场的老板和所有技师集体出动配合拍摄,原因只有一个,这里是塞纳获得泛美卡丁车冠军的赛道,他们觉得为了塞纳什么都可以,当然了,包场费还是要按规矩收取的。


由于包场的缘故我们并没有见到其他的赛手到这边训练,所以会有两个疑问,到底是这里比较偏远还是卡丁车的热度在巴西并不高导致的费用低廉呢?这两个问题在我们回到圣保罗的英特拉格斯赛道后就瞬间揭晓答案了。


在3月21日塞纳生日的那个周末我们一起趁着日出清晨早早的来到了塞纳的目的,准备买上塞纳最爱的黄绿相间雏菊,在花店接待我们的女老板是个开朗的人,很惊讶我们还能记得塞纳的生日,他说塞纳虽然活在巴西人心中,但生日不是所有人都能记得,毕竟也过去那么多年了。提起21年前,她回忆那时整个国家都灰暗了,国葬的队伍途径她门口的花店,那天她并没有营业,只是觉得怎么可能。21年过去了,她仍旧感觉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时不时擦拭着眼泪,强忍着欢笑试图忘却那一幕。


墓地没有我们想象的熙熙攘攘,很安静,几乎没有别人。墓碑上的葡语撰文:没有什么可以让我远离上帝的关爱。塞纳曾经在1988年摩纳哥大奖赛后说他突然意识到他不再是刻意的驾驶,世界对他来说都不一样了,整条赛道就像条通道,只需要前进前进再前进,他意识到这一切已经超出了常识的范围。


天开始下起下雨,雨点滴落在我们带去的塞纳纪念画册上,仿如点滴泪水从塞纳眼角滑出,那一刻,你不禁会抬起头让自己的泪水和雨水交融,你试图掩饰悲伤,而他却在上帝的旁边微笑着俯身看着你。我觉得塞纳其实并不想让我们那么悲伤的流连于墓园,既然雨来了,那就说明他希望我们在他最爱的赛道雨战,起身前往英特拉格斯卡丁赛场。


刚才说的问题在来到赛场后瞬间得到答案,这里的卡丁车热度绝对可以用沸腾来形容,周五的中午1点来到赛场,从小雨到暴雨到天色暗了下来我们等了足足六个小时才排上一节夜场的比赛,十公里长的赛道需要用时40分钟左右,其中包括10分钟的赛道规则讲解培训和穿戴装备,正式比赛前有排位圈同时暖胎,按照练习成绩重新排位以避免阻挡。Robin老哥本不想和我以及这帮疯子一起雨战的,但实在是被现场气氛感染到,随即换上装备一同冒雨下场,只可惜老人家由于戴的老花镜被水雾蒙盖导致吃尽苦头。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和一帮巴西的车迷一起在射灯下的卡丁赛道,回忆1974年塞纳在这里夺得的第一个卡丁车奖杯,在他最爱的雨天,超越、滑动、一直向前。我觉得这一定是纪念伟大车神最好的方式,我给他的礼物则是这条赛道的杆位和最终冠军。


说到1974,这是我出生的年份,我也通过这个神奇数字联系到在巴西的老爷车友会,巴西仅有的一台1974年BMW2002锁住了我的目光,通过这台2002的车主认识了塞纳赛车时代的好友Delso。


你不难想像Delso这位原先的赛车手、现在近六十岁的古董车店老板手捧那本塞纳画册,小心翻过每一页,指着每张照片回忆当时的比赛情景,情不自禁的拿起塞纳头盔的贴纸亲吻,直到哽咽的场景,他对塞纳的思念最终用了一个动作表达,用自己的右拳使劲的捶打左胸说:他在这里!


在巴西各地有很多以塞纳命名的高速公路、广场、隧道,他是这个国家精神的象征,他在每次胜利的时候高举巴西国旗,最终也是身盖国旗下葬,离开他最爱的赛车,离开我们......


韩岳 2015年3月于巴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