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岳官网-《环球赛道400天》


环球赛道400天纪录片《一场游戏一场WRC》

大约20年前我第一次拥有护照出国踏上别国领土时,一位在洛杉矶生活的兄长开车来接我,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不近,我看着道路两旁的灯火辉煌,脑海里浮现着国内那时正在热播的北京人在纽约剧情,心里暗自编排着这位大哥一会儿把我扔在一个地下室留下20美金就走人了的场景。随着灯火辉煌渐渐消退,越来越像郊区,车速也越发快了起来,我记得当时很享受坐在车里呼啸在路上的感觉,因为那一年我在国内刚刚才咬牙拥有了第一台奥拓汽车,还无法真正理解飞驰的意义。我试图找到摇窗手柄可惜没找到,大哥用余光发现了,问了我一句:想兜风?我点点头。他按了一个按钮我这边窗户就自动落下了,随着晚风吹进车厢涌进车厢我对他会心地一笑问了一句:这是什么车啊那么带劲?他说:宝马,320。这是我第一次坐宝马,当时的感觉只有两个,一个是仪表台怎么都冲着司机那边啊?我要看看还得够着看,二是不知道这车开起来什么感觉,我想肯定比坐在旁边要爽许多。

后来他把我送到他在郊外的一处闲置小别墅住下,相约三天后去墨西哥,说我有美国签证可以免签墨西哥,要带我去吃烤辣虾。


三天后的墨西哥之行让我对比重庆火锅还辣得多的烤虾、遍地的仙人掌、彩色的大草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没想到这一别竟是20年。


今天当我再次踏上这片长满仙人掌的热土已经是2015年,自己亲自开着一台宝马3系来看WRC,这也是自我在家乡北京看过那唯一一场WRC后,到自己参加比赛十多年后第二次看真正的WRC,时光如梭,我已两鬓渐渐斑白。


WRC是World Rally championship世界拉力锦标赛的简称,今年在世界各地共有13个分站赛,而墨西哥站是2015赛季的第3站。


自从大众放弃了达喀尔拉力赛华丽的转身进入WRC,九冠王法国人勒布转投WTCC,现在已是奥吉尔的天下,2013和2014的WRC墨西哥站均是奥吉尔夺冠,今年的前两个分站冠军已被他纳入囊中,加上这次夺冠,他可以好好的耍耍墨西哥大草帽了。


我想我是怀着一颗作为车手对WRC无比向往和作为车迷对B组赛车曾经辉煌的敬畏来到墨西哥的,在仙人掌丛中呼吸着赛车呼啸而过扬起的沙尘。当然了,这也是继我在一月南美达喀尔拉力赛后第二个前往的赛场,环球赛道400天的第二个起点,赛道愿望清单里的重要一条。


墨西哥站WRC的高温沙石赛道非常具有挑战性,赛道位于近2800米的高海拔地区,最低海拔也超过1800米,空气稀薄使得发动机动力下降了20%以上,油门响应、动力输出和速度提升都会慢一些。墨西哥分站共有21个赛段,大多赛段超过30km,最长的一个赛段长度达到55km。车手需要在墨西哥莱昂和瓜纳华托两地穿梭奔袭,超长距离的赛段对于对车手和轮胎都是极大考验。


中国国内的汽车拉力赛相比WRC赛程要短很多,基本上是两个特殊赛段后就回一次维修区,WRC现在为了能让更多的观众看到和了解拉力赛,在每个阶段的三个特殊赛段结束后都安排一个街道赛或者超级短道,让那些不能亲身前往山区观赛的车迷能在市区观赛以及让电视转播更便捷。


当然了,如果不能深入赛道与赛车擦肩而过那肯定不能称为专业车迷,那就让我们来像间谍一样先搞到赛段地图吧:首先从WRC分站赛官网上找到这个秘密文件,比如这次墨西哥的电子地图从这里

http://www.rallymexico.com/spectators/documents

下载到Google Earth可以打开后缀为.KMZ的数据文件,但这些数据并不能导入到GPS导航,要想将这些数据导入到GPS以到达想去往的山区赛道则需要用Google Earth打开后另存为后缀为.KML的文件,然后下载一个叫做GPS-TrackMaker 的软件,用这个软件打开这个.KML的文件并另存为后缀名为 .GPX的文件,然后就可以上传到GPS了。这一切听起来比较复杂,但却有些特工的感觉,做这些工作的时候最好在一个黑着灯的房间,下载完数据转换成功并上传到GPS后把房间浇上汽油,关上门从窗口扔进一本点燃的《ramp驾道》潇洒的上车离开,通过反光镜看着车后的房间燃起熊熊大火,一脚油门奔向特殊赛段。


韩岳 2015年3月于墨西哥